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_行业新闻_行业动态_

古人利用香囊、香汤夺得帝王们的宠爱

行业动态 作者:沉香 时间:2017-01-12

香囊不仅是情感的证物,更是爱欲的助媒。它被挂在床帐上,让温柔之乡被芬芳所笼罩。十六国时,后赵国主石虎在露天澡堂中设的大帐就极尽奢华,帐顶正中安设一朵金莲花,花中悬挂一个金洁织成的丝澳,有三升的容量,而这样大的丝囊正是用来盛香的。另外,帐的四边共有十二个香囊,同样是纹饰华丽。在我们都熟悉的《孔雀东南飞中》被迫回娘家的刘兰芝,在临行前,把“角垂香囊”的“红罗复斗帐”留给了丈夫。就是在这—顶含香蕴麝的床帐中,这对少年夫妻度过了恩爱燕尔的夜晚啊!因此,刘兰芝那一刻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她不愿意把这顶香帐带回娘家,徒增思念的痛苦;可是,她也知道,假如焦仲卿冉娶,新人的嫁妆中,一定会有象征着新开始的新床帐。于是,她强忍伤痛,对即将分手的丈夫说:把这垂着香囊的红罗帐,连同我所有的东西,都送人吧!我们再也难以相见了,只有心中彼此长相忆!
 

 
让身体散发动人的香气,不仅仅依靠佩带香囊。在加热洗澡水的时候,把香草投到洗操水中,煮成香喷喷的“香汤”,然后用来清洗身体,也是很奢侈的一种美容方式。 
 
屈原《九歌*云中君》,描写古代楚地的女巫在举行祭祀之前所做的准备:“用兰草薰煮的热水洗浴啊,沐染造化的芳香;穿上彩色绵丽的衣裳啊,就像鲜花一样! ”她就这样翩翩起舞,模仿雨水之神——虹神在大雨过后横跨天空的华彩。 
 
大约从夏代开始,人们就有在阴历五月釆集兰草,用兰汤洗浴身体的习俗,认为兰汤可以治风病、祓除不祥。所以,一直到宋代,五月五日的端午节也被称为“浴兰节”,而兰革也就得 
到了另一个美称“香水兰”。也因此,在古典文学中,洗浴用的热水,特别是用香料熏煮过的洗浴用水,就总是被称为“兰汤”。 
 
 
裸体,特别是女人裸体,沐浴在热气腾腾、芬芳就氳的香水中,这情景总是撩人的,是让人要想入非非的,于是,香汤就不可避免地与情欲,与一些艳情的传说天然地发生了联系。
 
历史上有一对著名的美女姐妹,赵飞燕与她的妹妹赵合德,两个女人同时受到了汉成帝的宠爱,飞燕立为皇后,而合德被封为昭仪。传说,这两人为了博得君王的长久恩宠,处处展开激烈的竞争。她们都用最讲究的香汤浴身,赵飞燕“浴五蕴七香汤”,而赵合德则是用登蔑香来煮汤洗身。
 
有一次,赵合德如此夜浴的时候,恰好被汉成帝撞见,她明玉一般堂洁的身体让皇帝不胜颠倒,无比迷恋。此后,每逢合德在专为她修建的“浴兰室”中洗浴,汉成帝总是悄悄赶来,沉迷地偷窥妃子在香汤中的裸体。在鎏金铜灯的光焰中,在香腾腾的水汽里,迷离着一位帝王痴情的目光……

对于心仪的美人,帝王会专门为她修筑芳香的殿堂。在《九歌*湘夫人》一篇中,湘君就用各式各样的香木、香草盖起一座华堂,等待湘夫人的来临,而这华堂的墙壁,是用芳香的花椒子涂抹而成。花椒在占代被当做重要的香料,用椒子和泥作为墙壁的涂料,是让宫殿生香的重要方法。春秋时,著名的美女西施,与郑旦一起被献到吴国之后,吴王夫差就特意倏筑了“椒华之房”,让她们居住。到了汉代,未央宫有椒房殿,是皇后的住处。有意思的是,花椒的辛香中,还掺杂了同性情欲的色彩:汉哀帝迷恋美少年董贤,爱屋及乌,将董贤的妹妹也立为妃子,名号为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她所住的宫殿也被改名为“椒风殿”,以与皇后的椒房殿相抗衡。汉哀帝这样做,无疑是出于对董贤的一往情深。 
 
晋代的石崇虽然不是帝王,但他富可敌国,也用椒子和泥来涂刷宅邸的墙壁。所以,著名的悲剧美人绿珠,也曾经居住在椒香微微的堂阁中。
 
由这些典故,而衍生出“椒房”、“椒殿”、“椒兰院”等多种词汇,都是指称皇家后宫。“椒阁”,则被作为女性闺房的美称。
 
多少富贵春宵,是在花椒子的温辛香气中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