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香史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_历代香史_

沉香与文人

历代香史 作者:沉香 时间:2017-08-14

魏晋时期,随着道教、佛教的繁荣及文人逸士清淡雅集的盛香文化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寺庙用香及豪门贵族、文人用香己为常事。
 
隋唐时期,用香之学得以完备并形成了独立体系,焚香专用之炉具、工具、香仪等也相应成熟定型。五代、宋、元至明、清,流行烧香熏——熏香文化成为僧侣道士、文人墨客、皇室贵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雅事。
 

香山九老图
 
唐宋文人生活中有品香、喝茶、插花、挂画四般雅事,品香排在了第一位。唐宋文人留下了大量吟诵香的诗词,如王维的《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杜甫的《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 
 
白居易的《后宫词》:“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李商隐的《烧香曲》:“八蚕茧绵小分炷,兽焰微红隔云母。”
 
五代罗隐的《香》:“沉水良材食柏珍,博山炉暧玉楼春;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作馨香忘却身。”
 
宋代欧阳修的《一解珠》:“愁肠恰似沈香纂,千回万转萦还断。”
 
黄庭坚的《帐中香》:“百炼香螺沉水,宝薰近出江南;一穟黄云绕几,深禅相对同参。”
 
李清照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陆游的《烧香》:“一寸丹心幸无愧,庭空月白夜烧香。”
 
文人雅士喜爱香文化,还缘于其另有一种精神价值,即他们更推崇一种清香四溢的精神境界、人格风标,也就是说在清净悠远的氛围中提升生命境界,心灵随着屡屡不绝的馨香起伏、盘旋,直入天宇。花香人影太匆匆,唯有心在香中浮动。
 
在宋代,由于士大夫崇尚高标准的物质生活,又着力从精神层面倡导和提升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琴棋书画香酒茶等,故他们完成了对沉香文化的奠基,同时也创造出很多诗词、文章、艺术品等文化瑰宝,不少品香楼宇成为上层人士的集合场所,尤其是文人雅士、达官贵族等频繁出入,相聚品香、赏香——以香会友以香悟道,这些人士在品香过程方面大做文章,致使对香的认识成为这些人生活中基本必备的常识,因此品香在宋代真正成为文人雅土们静心契道、品评审美、励志翰文、调和身心的必需。
 
中国沉香的沿袭发展之所以能够拥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高度的艺术品质,宋代文人雅士功不可没,并且最能代表中国香文化整体特色的也正是文人的香。

上一篇:沉香与道教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