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香史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_历代香史_

宋元时期香文化

历代香史 作者:沉香 时间:2017-11-21

在经历了隋唐时期的大发展之后,宋代用香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峰。此时发达的海外贸易、日趋成熟的香料运销机制,使得当时香的使用遍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随着用香的群体逐渐扩大到民间,围绕香的制作和购销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文人们已普遍用香,出现了许多论香的专著,文学作品也多有香的描写。
 

 
宋代文学大家黄庭坚在对香品内在特质深刻领会、高度概括后所作的 《香十德》 《咏香诗》 等文学作品,对香的内涵做出了全面而深刻的分析和评价,对香文化的发展和研究影响深远。黄庭坚不仅是一位伟大的书画家、文学家,同时也是一位香学大家。
 
 
《香十德》:感格鬼神、清净身心、能拂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碍。 
 
《香十德》 首先从香的特殊属性入手,道出了其在人天关系中的作用。在古人的研究中,香为“聚天地纯阳之气而生者”,故有“感格鬼神”之功。香能扶正祛邪、通经开窍、清净身心、祛除污秽、使邪气不侵,自然达到保健养生的效果。香“能觉睡眠”,睡眠不好的根本原因,多是白日劳作,使正阳元气耗损过多,阴阳不能平衡所致。一炉好香,阳气充盈,既可扶正祛邪,又能培补元阳之气,睡眠何以不安?
 
香是怡神安性之物,香溢炉嗳,枭枭五彩之烟,既能愉悦心境,如良友相伴,又可尘里偷闲。天然香品没有毒副作用,即使整日炉香不断也不会伤及人的身心健康。所以,几千年来,好的香品都被视为生活中的妙物,四时常用,家居常备。
 
由于受宋代尚文的社会风气的影响,再加上社会经济发展的推波助澜,人们推崇局雅文化和精致生活。当时将“焚香”“点茶”“挂画” “插花”并称为“生活四艺”,这是文人雅士怡情养性的主要内容。总之,从汉代出现木本香的使用以后,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不仅香品种、数量、使用方式、相关香具以及人们对香的认知和论述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香的使用范围也从宫廷独享逐渐扩大到官宦土大夫及到文人雅士。到了末代,香文化已经日臻完善成熟,用香已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宋王朝建国初期,便由于“外有岁币、内有冗员”而呈现出财政上的种种困难,进而出现对海外贸易的依赖。据史料记载,当时与阿拉伯贸易的南方各港口的收入,是国家大宗的收入之一。与此同时,历时二百年的十字军东征(1096一1291年) ,严重削弱了阿拉伯帝国的国力,国家财政十分困难,为了开辟财源,阿拉伯人不得不大力发展外贸商业,其中对华贸易必然成为其主要途径之一,香料则一直是贸易的主要商品之一。基于以上因素,宋代的香料贸易空前繁荣。
 
据关履权的 《宋代广州的国内外贸易》一文研究,当时较为重要的香料贸易品有龙涎香、龙脑香、沉香、乳香、木香、蕃栀子、耶悉茗花(素馨花) 、蔷薇露等。从外国运来的香料,由各地的市舶司管理(市舶司类似后来的海关,负责海外贸易,始设于唐,到了宋代变得越发重要,广州、番禺、杭州、明州、泉州等地都设有市舶司) 。在市舶司掌管的各种贸易中,香料贸易占有重要地位,并且出现了“香舶”(一种专门用于装载运输香料的船)。1974 年在福建泉州就发掘出一艘宋代香舶,上面装满了龙涎香、沉香、乳香、降真香、檀香等各种香料,可见宋代香料进口的数量是非常庞大的。据史料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 ,仅广州一地所收乳香数量就高达20多万公斤。
 
正是因为香料数量十分充足,所以宋代香的使用得到了更快更大的普及。香与人们生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遍及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北宋司马光撰写的《司马氏书仪》一书,记录了当时民间的通用礼仪,其中便多次涉及香的使用,书中有“焚香”22处,“香炉”9 处,“炷香”8 处,另外还涉及“香酒”“香盒”“香匙”等。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一幅生动记录当时城市生活面貌的传世名画,里面多处描绘了与香有关的场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画卷中有一个香铺,门前立有“刘家上色沉檀拣”字样的招牌。“沉”是指沉香,“檀”是檀香,“拣”则是指上品乳香。宋代香铺中除了贩卖香料之外,也生产香的成品,如合香、棒香、香水等。在香铺之外,市井之中常常还有一些与香有关的行业,如据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记载,南宋都城临安有专门制作印香的人,“每日印香而去,遇月支请香钱” 。又如南宋周密《武林旧事》卷六“酒楼”条中,提到酒楼上“有老妪以小炉炷香为供” ,称为 “香婆” 。
 
宋代关于香的著述也十分丰富。北宋初李昉等编辑的《太平御览》中,就收录有“香部”三卷,其中列出香料共42种,并记述了许多与香有关的故事。周去非的《岭外代答》、范成大的《桂海虞衡志》、赵汝适的《诸蕃志》中,也都有部分关于香料的记载。另外,在《宋会要辑稿》 《宋史》及各种宋人笔记中,亦可散见一些香料的名称。最为突出的是,宋代出现了很多“香谱”类的书籍,宋元之际陈敬在编写《陈氏香谱》时,所引用的各家谱录便有沈立之《香谱》、洪驹父《香谱》、武冈公库《香谱》、张子敬《续香谱》 、潜斋 《香谱拾遗》 、颜持约《香史》、叶庭珪《香录》等。洪刍 (字驹父) 的《香谱》写于北宋末,分“香之品” “香之异”“香之事”“香之法”四个部分。其中“香之品”部分记有43 种香料,特别详细。《香录》的作者南宋叶庭珪,更是供职于市舶司,收集了不少第一手资料,他在自序中说:“余于泉州职事,实兼舶司,因蕃商之至,询究本末,录之以广异闻。”而《陈氏香谱》则是一个博采宋代诸家成果的集大成之作,是研究宋代用香历史的一本重要参考书。
 
宋代文人中盛行用香,黄庭坚曾自称“有香癖”,苏轼曾亲自制作了一种篆香赠与苏轼作为寿礼,陆游则作有《烧香》诗。在宋代的诗词之中,自然不乏写香的佳句,如晏殊的“翠叶苍莺,珠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欧阳修的“沉麝不烧金鸭冷,淡云笼月照梨花”,李清照的“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陆游的 “一寸丹心幸无愧,庭空月白夜烧香”等等。
 
在元代的对外贸易中,香料仍然是主要的商品。《马可波罗游记》中曾记载了中国人从印度贩运香料,满载而归。

上一篇:魏晋时期香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